欢迎访问澳门金沙官网!   返回主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英雄出少年 —英若在少年连和第五总队的故事

来源:澳门金沙官网 时间:2019-01-11 19:55 字号:

  英若(19262006),海南琼山县人。1939年参加琼崖抗日游击队总队。1942年加入中国。历任琼崖纵队班长、排长、连、营员等职。海南解放后,历任海南军区团处代理主任、部宣传处处长助理,文昌师范学校校长,文昌县副县长,莺歌海盐场党委常委、工会,海南医学专科学校副校长,广东琼剧院副院长,海南省老干部协会副秘书长等职。2006年 8月在海口逝世。

  他 3岁时,父亲去世,不堪生活重负的母亲改嫁他乡,没有父母陪伴的小英若在风雨飘摇中长大。8岁那年,他离开家乡到文昌县较为富裕的乡村当小牛倌,靠给村民放牛谋生。12岁时,他到东镇美德村一户农家放牛, 这户人家的几个儿子都是志士,他们不时会给小牛倌英若讲述的道理。从此,小英若萌发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念头。

  1939 年 2 月,日军侵略海南岛。冯白驹领导的总队与侵略者进行英勇抗战。年仅 13岁的英若也渴望拿起枪与侵略者战斗。有一天,总队的队伍过美德村,正在山坡上放牛的英若把牛往树上一拴,就加入了这支队伍,从此踏上了抗日的征程,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一名抗日小战士。刚参军的小英若被分配当通信兵,跟随部队奔赴抗日前线,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

  1940年 9月,琼崖特委将在琼山、文昌两县斗争的第一、第二大队合编成立总队第一支队,支队长为吴克之。1941年秋,第一支队扩军,琼文地区许多少年闻讯后,纷纷报名要求参军。因为他们年纪太小,部队劝他们回地方站岗放哨和支援前线。但是,这些苦大仇深的少年哭着 恳求留在部队,让他们扛枪抗击侵略者,为的亲人报仇。最后,支队长 吴克之等人决定将支队部短枪班扩编为直属连,并将这些少年安排到连负责支队部的警卫任务。

  连成立时,总队总队长冯白驹与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等人在琼山县树德乡召开大会。那天,在树德乡吴氏祠堂前的大榕树下,集结了一百多名少年战士,他们当中很多人都没有三八式步枪高,配备给这些小战士的武器都是半截子枪。冯白驹站在这群抖擞的少年战士面前,地宣布“:今天是个大喜的日子,第一支队连成立了!”新成立的第一支队连共有九十五名战士,其中大部分是年纪在 13至 16岁的农家少年。此时,15岁的英若已经是参军一年多的“老”战士了,他被编入一支队连,并当了班长。当天,邻近村庄的乡亲们也纷纷赶来,为自 己的儿子被选入连而专程来贺喜。

  连成立后,支队长吴克之等人连连长张齐天即加紧军政训练,尽快提高战士们的和军事素养。小战士们都出身贫苦,从来没有读过书,刚参军就有这么一个好机会,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不论是学文化、学,还是进行军事训练,大家都很认真自觉。经过短期的 教育和军事训练后,小战士们很快就成为机智、勇敢、顽强的抗日战士。后来,人们将这支由少年战士组建的连称为少年连。

  1942年,侵琼日军对琼崖抗日根据地发动“蚕食”“”。新成立的少年连刚结束军事训练,日军就“”到口。少年连的小战士们怀着对侵略者的深仇大恨,拿起武器迎击日军。

  那是一个深秋的拂晓,天气阴冷,细雨纷飞。英若和少年连的小战士们随支队部驻扎在云龙乡北公山村。大家歪七斜八地蜷缩在一起,一个个 睡得正香。突然,几声响亮的枪声从村口东北方向的巡逻哨那边传来。英若像弹簧一样蹦起来,眼睛还没睁开就一把抓起了身旁的小马枪。他身旁 的小战士们也都从睡梦中惊醒。

  “准备战斗!”支队长吴克之冲进屋里,命令少年连张连长率领第三排 战士迅速占领村前高地,准备阻击日军,掩护支队部和群众安全撤退。陈率第二排从村东北推进,以“麻雀战”敌人,减轻第三排战士的压力。第一排战士则由排长周经池率领,隐蔽在北公山村与上林之间的山 沟里,视情况牵制日军,并掩护第二排和第三排撤退。

  不一会儿,日军开始向少年连第二排阵地发起进攻。第二排在强敌面前沉着应战,使得日军久久不能攻入村里。日军气红了眼,又号叫着冲向村前少年连第三排阵地。坚守高地正面的是第三排七班,由七班班长符坚 指挥。符坚见日军像似的越来越近,便率先投出一颗手榴弹,战士们跟着射出的子弹。冲在最前面的几个日本士兵应声倒地。日军本来没 把这群“小孩兵”放在眼里,以为只要一次冲锋就能解决战斗,没想到遭到顽强阻击,他们,组织人马,再次猛扑过来。少年连虽说是第一次和日军正面交锋,但小战士们个个都沉着勇敢。他们凭着人小身灵,不断变换射击,打得敌人像醉汉一样翻滚挣扎。

  一个日本士兵抱着一挺轻机枪,地寻找有利地形。七班班长 符坚不慌不忙地举枪瞄准,只听得“叭叭”两声,日军机枪手立即毙命。符坚大喜,一个箭步冲出去想夺取机枪,不料被侧面的日军击倒,英勇了。15岁的林天椿见班长了,悲愤难忍,丢开打光子弹的步枪,带着仅剩的两颗手榴弹扑向日军。日军见林天椿单身一人,狂叫着要活捉他。林天椿双目喷火,掷出一颗手榴弹,炸翻了正在狂叫的日军。就在这时,一个狡猾的日本士兵从旁边扑上来,抱住了林天椿。接着,另外几个日本士兵也围了上来。林天椿偷偷揭开弹盖,猛拉手榴弹导火索“,轰”的一声,林天椿和数名日本士兵同归于尽了。

  由于少年连的顽强阻击,日军围歼第一支队领导机关的破灭了。这次战斗,少年连毙伤日本士兵二十多名。从此,少年连的英名在琼文抗日根据地里传开了,连日军也连声惊呼:“队小孩兵死的不怕,命的不要,大大的厉害。”

  北公山战斗之后,英若和少年连的小战士们又了多次战火的。少年连在琼崖抗战史上写下了的一页。

  1943年初,英若被调到第二支队部,负责支队部的警卫工作。1月间, 第二支队罗文洪率第一大队(大队长为李)转移到琼东活动。支队部安排英若负责罗文洪的警卫工作。第二支队第一大队进入琼东境内时,正逢日军对琼文地区实行“蚕食”“”,并对琼文地区外围的日占区实行“治安强化”。日军在琼东北部,从重兴镇沿文昌、琼东边界公以南至烟塘镇以北地区,大量砍伐椰子树架设桥涵,修建简易公,构筑大批碉堡。罗文洪与大队长李率领部队进入琼东北部山区的第二天夜里,部队在牛厌岭村附近的树林里准备宿营。不料炊事班刚架锅煮 饭,远处的日军据点就朝着第一大队炊烟的方向开炮。罗文洪马上派 英若到各中队宿营地传令连夜转移到虎头山。

  两天后,日军在琼文地区的“军”上千人尾随第一大队追了过来, 并调集琼东境内的日伪军共两千多人,向虎头山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乘第一大队立足未稳之际,将第一大队围歼于虎头山。

  虎头山方圆十余里,峰峦叠嶂,山高林密,罗文洪与大队长李带领部队在虎头山与日军进行游击作战。日军开始进攻时,利用炮兵优 势,一阵阵排炮向虎头山铺天盖地而来,以炮火威慑第一大队。第一大队在的林海里从容转移,令日军的炮火失去优势。罗文洪和大队长李运用游击战术,以班、排为作战单位分散游击。英若紧随罗文洪行动,时刻罗文洪的安全。

  1943 年 2 月中旬的一天,罗文洪和大队长李集中一个加强连的兵力,配备两挺轻机枪、两支手提冲锋枪和一个班,在一道山沟西侧陡坡的山旁设下埋伏。上午 9 时许,日军搜山先头部队又按照往常的队形,向山上进攻。当这股日军先头部队三十多人进入伏击阵地时,第一大队加强连居高临下,集中火力向敌击。英若甩出了手中的手榴弹,正在山上行进的日本士兵被炸倒了几个。随后,班发起冲锋,这股日军先头部队大部被歼,班当场缴获步枪八支。由于坡陡隘,后续的日军主力不能展开。罗文洪见日军先头部队大部被歼,传令撤出阵地。约半个小时后,日军主力集中炮火向山上轰击,这时,第一大队已经 全部转移远去。后来,烟塘据点附近的群众传出消息:当天日军用汽车运回十九名死伤士兵。

  英若随罗文洪与第一大队在虎头山与日军周旋了一个多月,亲历了大小战斗近三十次。1943 年 3月上旬,罗文洪率第二支队撤出琼东,回到文昌与支队部会合。英若也完成警卫工作,返回总队部接受新的工作。

  1943年 4月,英若被调到总队部警卫排,负责总队长冯白驹、副总队长庄田等的警卫工作。英若在总队警卫排工作近两年,在冯白驹、庄田的直接领导和言传身教下,成长为一名英勇顽强的战士。1945年, 英若被调到第一支队,随第一支队主力部队在前线抗击日军。战斗中,他英勇冲锋陷阵,屡建战功,在战火中晋升为排长、连。

  1947年 10月 21日,根据命令,广东省琼崖游击队纵队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改称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琼崖纵队(简称“琼崖纵队”),下辖第一、三、五共三个总队。11月,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代号为南

  海部)在乐东县万冲乡宣告成立。第五总队是以前进支队、镇南队和昌感县领导的地方武装南征队组成。新组建的第五总队下辖第十三、十五两个支队,以及一个直属驳壳枪连和一个警卫排,共有十一个中队(连)。陈武英任代总队长,吴文龙任,郑章任副总队长,文度任部主任,辜汉东任参谋处长。英若在第十三支队第二中队任。

  第五总队奉琼崖纵队司令部命令,在乐东、昌江、、崖县等县的少数民族地区活动,发动和组织群众开展清匪反霸,减租减息“八字”运动; 帮助地方党组织建立各级人民;拔除包括乐城在内的所有敌军据点, 解放乐东全境;配合第一、三总队和巩固五指山根据地,扩大中心解放区。

  1947年 11月下旬,第五总队在代总队长陈武英、吴文龙、副总队长郑章、部主任文度等人的率领下,挺进乐崖、昌感地区开展新区。在琼崖区党委和琼崖纵队司令部的直接领导和指挥下,以及在南区各县党政组织的支持下,第五总队经过几个月的战斗,在乐东县新开辟了抱由、、万冲、志强、志仲、千家等乡(峒),还在崖县新开辟了新沟、梅东、九所等乡的部分村庄,基本上完成了开辟乐崖新解放区的任务,为解放乐东全境,扩大与巩固五指山中心根据地,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1947年秋至 1949年,英若带领所属部队随第五总队在崖县、乐东、保亭等地辗转征战,先后参加了 1948年的秋季攻势、1949 年的春季攻势和夏季攻势等战斗。

  1949年 1月,琼崖纵队扩编,各支队改编为团。第五总队扩编后,陈武英任总队长,符哥洛兼任总队(1950年 1月由赵光炬兼),潘江汉任副总队长(12月晋升总队长),林豪任副、陈岩任部主任。第五总队辖第四、五、六团,团下设营建制。总队还建立了机炮连、工兵连和警卫连等三个直属连,整个总队发展至四千人左右。

  第五总队扩编后,英若先后任第五总队第五团宣传股股长、第六团处组织股股长、第五团一营员。他先后参加了解放乐城战斗、东新公歼灭战、王五战斗、接应南下野战军解放榆林战斗等。

  1949年 10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解放广州后,接着向雷州半岛挺进;10月下旬在阳江、阳春地区歼敌四万余人;11月下旬又在廉江、电白两县歼灭张鑫兵团,扫清了雷州半岛,为渡海作战,解放海南岛做好了准备。

  与此同时,第五总队奉琼崖纵队司令部命令,在海南岛的南部地区积极配合地方武装与民兵,寻找战机歼灭有生力量。为迎接第四野战 军渡海作战,创造了条件。

  1950 年 3 月 6 日中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兵团第四十军一一八师三五二团渡海先锋营七百九十九名指战员,在师参谋长苟在松的率领和琼崖纵队第一总队的配合下,在儋县白马井的西部海岸胜利登陆。此后,第十五兵团又有数批渡海部队陆续登陆。

  4月初,琼崖纵队司令部给第五总队下达:总队长潘江汉、副林豪率领第五总队五个营向儋县的西海岸挺进,等待大军主力部队渡海登陆。战斗打响后,负责阻击海岸防线增援之敌,并佯装接应渡海大军,以 造成和牵制敌人,减轻渡海部队与接应部队的军事压力,使渡海部队顺利登陆。南区地委兼赵光炬和副总队长符中权指挥第五团与第四团的一个营在南区积极行动,一方面寻找战机打击敌人,一方面为迎接大军解放海南岛筹粮筹款。

  4月 10日,第五总队第六团在崖县马岭乡的文昌村附近公,伏击从榆林开往崖城的榆林要塞守备总队两辆汽车,车上约有一个连的兵力。第六团在歼灭该股敌军后回到崖县雅亮根据地庆祝胜利。这时,总 队送来一份电报,机要组长符树森立即译出电文。这是琼崖纵队司令员冯 白驹发给第五总队的密电:奉第十五兵团司令员邓华电示,我野战军主力共八个团,定于本月 16日夜间,在临高角一带海岸登陆,现命令你部

  六团和四团两个营立即兼程行军,务于本月 16日拂晓前占领王五镇,以牵制那大和大成一带的敌人,并切断白马井向东增援之敌,策应野战军主力登陆作战。阅完电报后,大家都为野战军大举登陆作战而感到高兴。总队长潘江汉立即召开营以上干部紧急会议,研究如何完成这项艰巨而光荣的战斗任务。之后,各团进行动员。晚饭后,第五总队四团一营、二营与第六团七营、八营、九营和直属队共一千八百多人,在总队长潘江汉、副林豪的率领下,向海南岛的西部地区儋县挺进。

  部队日夜兼程,行军了四个昼夜,于 4月 15日拂晓到达儋县西部王五、排浦一带海岸的打捻村。为了佯装接应渡海部队登陆,第五总队有意动向,以敌人。部队安营扎寨不久,侦察兵就报告:海头镇的军三百多人正在向打捻村进攻。第五总队立即投入战斗。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敌军被打退了。这时,从海口方向飞来两架飞机,在第五总队阵地上空盘旋侦察。中午时分,军第五十九师一七五、一七六两个团近两千多兵力向东线海岸挺进。机不可失,第五总队总队长潘江汉立即命令第六团团长李贤祥、林鸿盛率领第六团迅速占领制高点堵击敌人;命令第四团团长林侠君、吴以怀率领第四团两个营抄敌, 两部兵力一齐向敌人发动主动进攻。第五总队指战员连日风餐露宿,日夜兼程,还来不及休息就投入战斗。他们不顾疲劳,向敌人展开激烈的战斗, 顽强地坚守阵地。战斗打响约半个小时后,军出动的两架飞机轮番在第五总队阵地上空盘旋扫射和投弹。第六团已占领了一座接近敌军阵地的小山头,敌机投掷的有些落在他们自己的地面部队阵地上,一些军的士兵被炸死。激战一天,敌军无法突破第五总队阵地,不得不在夜间撤回海头镇。第五总队完成阻击任务后,也主动撤出阵地。

  这天晚上,第五总队第四、六团迅速向王五镇挺进,于 16日拂晓攻占王五圩。驻扎王五的敌军仅有镇公所和自卫队,慌忙把丢弃到水 井里,人员则从暗道逃遁。天亮之后,军夺回王五圩,又调兵遣 将向王五圩第五总队阵地,并多次在炮火的配合下发动轮番冲锋。第 五总队第四、六团沉着应战,顽强坚守阵地,多次击退军的进攻。17 日清晨,与第五总队对峙的第五十九师得知解放军渡海部队已于16日午夜在澄(迈)临(高)一带海岸登陆,知道中了琼崖纵队的调虎离山计,急令其部队撤离王五,向临高海岸增援,但为时已晚。

  琼崖纵队第五总队第四、六团攻占并坚守王五圩的战斗,牵制了军约一个师的兵力,有力地策应了解放军主力的渡海作战。

  王五战斗结束后,第五总队在王五稍事休息,即接到司令员冯白驹发来的电报,说野战军主力已突破“伯陵防线”胜利登陆,命令第五总队轻装行军,迅速回师榆林、三亚,阻击岛上。第五总队指挥部接电报后立即向部队传达。胜利的消息传开后,部队一片欢腾。紧接着,第五总队指挥部发出新的战斗号令,指战员们带着胜利的喜悦,日夜兼程回师榆林、三亚, 迎接新的战斗。

  1950年 4 月 22日,第五总队抵达白沙县。此时,海南岛南部地区的八所港、北黎、感城、崖城等地的守军,在解放军渡海大军和琼崖纵队排山倒海之势的进攻下,连夜仓皇向榆林、三亚逃窜,赶乘军舰逃往。

  总队长潘江汉迅速率部从乐东县境越岭疾驰崖县,追击逃敌。途中又接到琼崖纵队司令部电报:“江汉同志率部迅速赶到崖县地区,配合原在南区作战的第五团冯位才部,向榆林、三亚方向前进,堵住敌人的海上退,配合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的三八二、三八三两个团作战,消灭逃敌,解放南部重要军港和海南岛南部重镇榆林、三亚。”总队长潘江汉接到电报后,马上率部追击敌人。在追击途中,他忽然又接到司令部的第三封电报“:我军于4月23日解放海南岛首府海口市。”消息传开,第五总队指战员欣喜若狂,纷纷鸣枪庆祝。接着,部队以锐不可当之势,日夜兼程奔向海南岛最南端的军港和重镇榆林和三亚。

  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五团一营指战员在副团长何任之、营长陈大坤、员英若的率领下,乘胜追击,一直追到崖城至马岭镇中间的大岭附近, 把军一个团拖住了。与此同时,解放军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二、三八三两个团,也从嘉积向南挺进,经万宁、陵水县抵达榆林港和三亚镇,堵住了军的海上退。三八二团二营在副营长李步三(江团长在渡海作战中负伤)、员李凤桂等的率领下,继续向崖城挺进。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五团一营也向榆林、三亚前进。

  4 月 28日夜,在“天涯海角”,第五总队五团一营与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二团二营胜利会师。第五总队五团一营指战员带着喜悦的心情连声“:毛!朱总司令!”“同志大哥!向老大哥学习!”三八二团二营的指战员也同时:“向琼纵指战员致敬!向琼纵指战员学习!毛!朱总司令!”两支兄弟部队,虽然语言不通,但指战员们相互热烈拥抱,每个人的眼里都流出喜悦的泪水。这天夜里。五团二营、三营在团长冯位才、符力坚的率领下,也赶到“天涯海角”与五团一营和三八二团二营会合。两支兄弟部队会合后,便马不停蹄地展开战斗,在马岺至羊栏之间的海岛村包围军一个团。三八二团二营在李步三、李凤桂、高仁吉等人的指挥下,配合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五团,向敌军全面进攻。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团长打起白旗,带着全团一千多官兵放下武器,向我军投降。

  第五总队总队长潘江汉率领第六团、第四团两个营和总队直属队,亦于 4月 29日抵达榆林、三亚,和一二八师胜利会合。琼崖纵队第五总队和一二八师分别进驻榆林、三亚和羊栏军用机场。至此,“天涯海角”升起了五星红旗。解放海南战役胜利结束。